一場病讓我那猶如金剛女強人般的媽媽倒下了
電話中聽到他淡然說著醫生要我們既保持著信心她可以恢復
卻也要我們有需要換肝的最壞打算
現在的她的身體狀況在一個好與壞的交叉口,只能邊配合醫生的指示多休息,邊期盼上天能保佑媽媽
掛上電話後的我大哭一場,B安慰著我.

從機場下飛機之後我一路趕,趕到護照檢驗的海關人員都看出我很趕著離開
到醫院後, 我有種感慨, 醫院有兩種人,快樂與不快樂,陪宿的人與住院的人都是這兩種
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歸類與哪種,但是我依然保持著正面態度去面對未來生活

只有在這種時候
我會希望自己未婚,或者沒有小孩, 我會感嘆父親離開的早

我努力,給自己與家人打強心針,給予我們滿滿信心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ummer 的頭像
Summer

生活五四三

S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